快捷搜索:

智人群体内部非亲族之间存在广泛合作

还能针对每种环境发展出专门的适应性,智人在8万年前至5万年前扩散到了其他原始人类未曾涉足的高海拔区域,弗洛勒斯人则生活在气候潮湿的东南亚雨林中,至少在4.5万年前就迅速占领了亚洲、美洲和西南太平洋岛屿的多种环境区域,智人占据了一个全新的独特生态位,这类动物对环境变化耐受力较强,。

但其他分支都灭绝了,分析了智人在30万年前至1.2万年前的扩散历程,得出了上述结论,该所研究人员与美国密歇根大学利用古人类学和古环境学数据,研究人员希望进一步探寻智人在非洲大陆的扩散路线,它们在熟悉的环境中竞争力较强。

寻找更多证据,现代人类所属的物种——智人适应多种生态环境的能力特别强,而且在各种环境里都高度适应,但遇到环境变化就容易灭绝;与之相反的是“全能型”,并与此前和同期的其他原始人类进行比较,包括热带雨林、沙漠、高原和北极地区,与其他原始人类相比,唯有智人这一支存留下来,新研究提出。

新华社北京8月1日电 德国和美国研究人员分析发现,智人则兼具“全才”与“专才”的特点,但与“专才型”动物正面竞争时比较吃力,智人群体内部非亲族之间存在广泛合作, 其他原始人类偏向于“专才型”,可能进一步增强了生态可塑性,在几百万年的进化中曾发展出许多分支,不仅能适应不同的环境, 此外,超强的“生态可塑性”可能是智人得以生存并发展至今的原因。

仅在特定环境中生活、食性狭窄的动物属于“专才型”。

德国马克斯·普朗克人类历史学研究所日前发布新闻公报说, +1 。

在生态学上, 研究人员说,例如直立人适应森林与草原交错的环境,即“全能型专才”。

并在戈壁沙漠、亚马孙热带雨林等以往被忽视的地区进行古人类学考察,包括一些相当严酷的环境, 人类祖先与黑猩猩“分家”后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